天阙锁烟云

梗来源于我列表某位小伙伴给我分享了一个视频“一代女皇——蹇宾”........就是武则天改的。正巧这位小伙伴第二天给我发了农药武则天的技能表.......于是我内心有了个可怕的想法。PS:我真的只是一个天玑遗民 不是饼黑不是饼黑♡ヽ╯c╰

暗香男弟子也是人,了解一下。

今天也想吸inky的九魂:

以一个暗香男弟子的角度。
抒发我对身边一群傻子的感慨。
还有。
再喊我妖女我把你送到暗香教育。
有私设。有武华/少暗/向。大概是逗比向。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身边几个玩楚留香的正好涵盖了所有门派。可惜没有华山的小姐姐。
懒得起名就直接叫门派名了。大概是个系列(滚你又开坑)。能不能更新就看我身边的那群傻子搞不搞事了。
其实华山本人也欠了武当本人五百块钱,至今未还,让我谴责一下她。
————————————————————————
众所周知,暗香男少女多。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我们这一辈之前没有男弟子,啊兰花先生不算。
实话我们师姐还都是很漂亮的。其实是可以调戏的,如果你不怕被按在刀堂照死里揍。
漂亮归漂亮,可是师姐你让我穿女装就不对了??嗯最后还是兰花先生好,重新给我找了套衣服。
接着我就下山了。
人嘛,江湖这么大,总不能在暗香宅一辈子,虽然我也想。
然后和香帅一起去了点香阁。
woc武当你怎么进了蔡居诚的房间??好,武当我看错你了。信不信我回去就告诉华山哥。反正我是不会去的,这种地方实话我并没有兴趣,进去走个过场万事大吉。
然后我本是去江南钓鱼的,谁知道撞上了一个人。
“你是……暗香的那个妖女?”
wcnm谁是妖女。
我抬头一看。得了,那个木头脑袋。
我把围巾拉下来,拽着他的领子说:“死秃驴,你好好看看,谁tm才是妖女,眼睛被烛火熏瞎了吧?”
那和尚……对就是少林,一脸震惊的看着我,说:“这……女施主何出此言。”
……得了得了,这孩子没救了。
还有说好的当和尚要戒色的呢你脸红个屁啊你以为你云南的和尚可以谈恋爱???
等下,就算可以我估计也不会喜欢他。
[华:你这个估计……我明白了。]
华山哥你明白个小熊饼干。


华山哥欠了武当三百两银子到现在没还,重点却是他有个谜一样的体质——无论再哪不超过两个时辰都能碰到武当。
这次是在点香阁蔡居诚房间门口碰见的。
华:“那啥能不能宽限几天?我手头紧。”
武:“你有钱嫖我师兄你没钱还我?”
华:“呃这个……”
武:“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一块儿三级碧玺多少钱。”
华:“……”
武:“再不还你肉偿也行。”(这句话才是重点吧!武当你其实早就觊觎华山哥很久了吧!)
华:“滚。”
啥?我咋知道的?啊因为我在跟踪华山哥啊。
武当指指华山身后,表示有人,我觉得既然被发现了就出去吧,然后出去了。
华山哥十分震惊,忙问我的姓名,年轻人想了想,他说陛下我叫达拉……不对不对跑了跑了。
华山哥十分震惊,随即怒而掀桌(╯‵□′)╯︵┻━┻:“你tm追我追了三个地图就为杀我你是病娇吗??啊??”
病娇你妈x,说了我没有喜欢的人。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是你这么瞎说就不对了。
华:“果然是病娇吧!”
……我决定了别说三个地图我追你追三年也要杀了你。
死秃驴你那一副吃醋的脸是搞毛啊!!!你tm跟我组队不劫狱不下本不去万里听风就跟在我身后想谋害我吗??
云梦十分认真的告诉我。
这叫爱情。
大姐你别闹了……对不起云梦姐我不是说你老你放下灯再说话!!!
我很好奇少林是不是看上了经常跟我一起下本的云梦。
不你作为一个和尚是没有出路的。
还有,上回去少林那边僧人直接给我怼死了啊我就买几根香的功夫啊我就进监狱了?你还好意思来探监?你有本事劫我出去啊?你们少林拜的是斗战胜佛吧。


师姐说想我了,我就回去了,就顺手接了点课业。
不过。
师姐你漂亮归漂亮你叫我师妹就不对了。
算了师姐说的都对。
md你这个流氓是不是眼瞎,老子tm是男的,男的!
诶华山哥住手那是真花会坏的!
心累。

要当小王子:

诈个尸就那个很火的玛丽苏说两句吧

文风文笔很显然是伪苏,域名“malisujiushiwo”现改为“malisushishenme”就可以看出很多事情了。尤其是删评,很显然是刻意玩梗博取关注,而且相信这位姑娘也知道打上tag就肯定会得到反驳,所以昨晚上打的tag全给删了,反正我是不怎么相信这是一个初次写文天真无邪的年幼小姑娘。大家看得开心得到乐趣就好,但是希望这种情况不要成为风气

那个小姑娘等这波热度一过,换个昵称改个域名删个文章,你们好这就是一代新生太太,你们谁都不知道她曾经是用什么方式成为的“太太”。以这种没有任何含金量的写作方式得到热度以及粉丝,这也许够让人为之心动,但是请不要效仿,因为让人徒生厌恶

安安心心写文吧,不要总想着搞个大新闻,虚假的就是虚假的,你掺上金子也是假的。能静下心来写出好的文章,用心去对待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汇的太太才是真的值得爱护与喜欢,她们总是把多数的心思都花在用词、用句上面,就我身边的朋友来讲,她们起码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去想去构思去写,成品才动人心晓人意。

至于伪苏……二十分钟给你更新一章,胡乱凑词生涩拼句,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用这种玩梗的态度吸睛,实在令人无法形容,该说是太幼稚吗?

最后,再感谢一下认真写作的太太。我列举几个吧,她们都是写文非常优秀出众的太太,我可以吹她们一年。这些都是我所认识的很用心产粮的太太们w也许有不全,欢迎补充呀

@执戈 @有梓于阳 @萝莉总裁 @方糖声 @水北. @淮舟 @暮雨晨风 @你虫爷爷 @樱棠 @银华M @-丹纯-  @小兔爱丽丝  @浮丘  @魔法兔少女 

齐蹇【他与白】

猫儒:

冷血恶魔齐x腹黑凡人蹇






全文ooc!全文ooc!全文ooc!






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不喜勿入……




听了一首黑化歌所开的脑洞……后续再说,看评论。



1.


胸膛的温热可以舍弃


落得众叛亲离




蹇宾饲养着一只他救过的恶魔。


一句话包含的故事太多,开头与结尾都繁琐得不知从何说起,蹇宾手里钢笔顿在泛黄纸笔记本上,写一字便觉得撇捺横竖都不满意,随即划线销毁掉不成句的字。


"在写什么?"


古老魔法童话书记载本该坏到骨子里头的恶魔端着一杯飘出茶香弥漫的红茶,蹇宾盖上笔记本,合上黑色钢笔笔帽,"小说的思路一直凝聚不起来。"蹇宾熟稔地接过恶魔端着递来底盘中的红茶,虽是处于烦躁中,但饮茶的姿势依旧优雅得如拆解的电影慢镜头。


"主人你不需要写小说赚稿费的,我可以养你。"


恶魔少年齐之侃,不懂人间柴米油盐贵,然而却自带家财万贯,随随便便一颗扔在桌子底下的宝石就是拍卖会品上的罕见物。





蹇宾喝完暖身的红茶,把八棱形玻璃杯放在桌上,站着一旁看他的齐之侃上前把他笼罩在竹藤椅与自己之间,沉重暗香浮动在蹇宾的鼻底,齐之侃靠近那白皙又柔嫩的脆弱脖颈处,"还没到午餐时间。"蹇宾刚搭手上齐之侃胸膛想推开,少年便不打一声招呼把尖锐獠牙刺进血液流动的筋脉中,淡淡血腥味逃了出来,不敢发出声息的安静。


蹇宾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血液被吸进对方身体里,舌尖打着旋的挑拨他的皮肤,少年的手占有欲极强地搂在他腰上,摩挲着他衣服腰后的刺绣,慢慢地往下滑。


"我饿了。"


有点无辜的撒娇配着少年的狗狗大眼, 让蹇宾有些晃神地望着少年唇上的鲜红,他试探般地伸出舌头舔舐掉鲜红,顺带勾走少年的理智。


直接被横抱起的蹇宾下意识寻求安全感搂住少年的脖子,留下摇晃的竹藤椅推搡着虚无缥缈的阳光。





====================



求评论喂养,后续会有你们懂的,此文估计真有后续就是大长篇,上万字,单篇完结。


没有人想看后续的话就这样吧。

【齐蹇】韶光与共(民国AU)

不想开学的懒散少女:

民国AU,中篇完结HE


奶狼攻少帅齐X腹黑女王受军长蹇


双军阀,强强


https://shimo.im/docs/GQ2iaCeevVkt07I0/ 「韶光与共(齐蹇)」






PS:之前看过的从第四部分(拾陆)开始看就可以


lof屏蔽太狠只能走链接,我也很绝望















天阴今天背书了吗:

昨天看到一个谐音梗,刺客列传全员向玩一把kkk~


明天还有最后一门考试,考完继续更几百年前的巨坑《钧天第一直男日志》,争取寒假更完,烦请督促!

陌上青桑:

mmp,大晚上的给我气到爆炸,本来睡不着想着刷刷微博,搜集一些马po的美图。结果搜出来一条去年十月份的消息。
我才知道,我放在心尖上,恨不得供起来的爱豆遭遇了咸猪手。
花钱了怎么了?花钱了就可以不经允许私自去抓人家的手吗?
女孩子怎么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吃亏了,又不是人家求你摸的,是你自己要去摸的,我觉得马马长的好看才是吃亏了呢。
平时不怎么用微博,消息滞后了这么久,我连面都没有勇气见的人,有人都敢直接上手了。